金家胜:京西矿山“补山匠”

本报通讯员 赵盈春 记者 王海燕

初夏时节,京西山峦草木葱茏。门头沟区潭柘寺镇桑峪村东北侧的定都峰脚下,一名中年男子正蹲在齐膝高的草丛中,详尽检察植被生长和水土流失情形。这名皮肤黝黑的男子名叫金家胜,是门头沟科技开发试验基地的高级工程师,人称矿山“补山匠”。

眼前的这片山地,倒退七八年,是一处寸草不生的废弃矿场。现在能看到的植被,险些都是金家胜这几年用生态修复科技手段,一平方米一平方米在裸岩上“织”出来的,既恢复了植被,还稳住了山体,汛期村民不再为山上落滚石犯愁了。

定都峰一带有着数百年的采矿史。2000年,随着门头沟区域转型,大巨细小的煤窑石灰窑所有关停,留下一片片苍白的矿山废弃地。

为定都峰脚下废弃矿山“疗伤”的就是金家胜。在中国科学院攻读博士时代,他就一直到场门头沟的生态修复事情,熟悉情形,也有履历。但即便云云,2011年他正式接手定都峰废弃矿山生态修复工程时,也并不感应轻松。

“植被生长的立地条件太差了。”金家胜说,多年的矿山开采导致山体结构严重破损,“就像被炸过一样,放眼望去一片凄凉”。石头多、土层薄,由于长时间采矿,已有的土壤也受到了污染,再加上没有水,植被成活下来的可能性极小。

金家胜领导自己的手艺团队,先在一处500平方米的边坡上试种了一批生命力相对较强的狗尾草和黑麦草,作为“拓荒先锋”。可效果没俩月就遇上了一场大雨,刚长出来没多高的小苗全被冲走了。

“土层太薄了。可要大量使用客土,成本又太高了。”金家胜说。试验田项目失败后,他又在怎样改良山地土壤上下起了功夫。

拿着取土器现场取样土,带回实验室,举行土壤酸碱度检测、重金属检测……那段时间他和团队成员险些天天往返于矿区和实验室,一边翻参考书籍,一边借鉴外洋先进履历,足足研究了一个月时间。

怎么才气淘汰客土使用量?金家胜最终找到了一个解决措施:使用都会污泥,杀菌后投入山地使用,污泥中包罗着富厚的养分,还能起到肥料的作用。解决了土壤问题,金家胜又经心选取适合当地生长的植被,并在实验室举行泡种处置惩罚,促进种子萌发,然后接纳生态带、植生袋等方式,让草籽花籽能在山坡上稳稳地扎下根来。

半年后,光秃秃的山体上最先滋生出毛茸茸的绿色;三年之后,狗尾草、黑麦草等已及膝盖,而且不光有草丛,另有灌木、乔木,一度被破损的山地生态逐渐恢复生气。

为了实时监控植被成活情形,金家胜定期到施工现场勘查,带着卷尺、铰剪、锯,现场取样带回实验室剖析,发现有枯死的植被实时补种或调整莳植方案。几年下来,定都峰脚下已有6000平方米废弃矿区植被获得生态修复,所种下的20多莳植被九成以上实现成活。“原先一下大雨就满山掉石头,这几年下了好几场大雨都没事,可见水土治理见到了成效。”对此,金家胜颇有几分自豪。

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。继修复定都峰废弃矿区,金家胜企图挑战难度更大的生态修复工程,为出台矿山修复研究手艺尺度作充实准备。“有了尺度就可以向外推广,到时间门头沟生态修复的履历将会运送到天下各地。”金家胜说。

2018-10-24 01:36:47  清华新闻网

更多 ›图说清华

最新更新